大蕲百科  > 所属分类  >  蕲春文化   
[0] 评论[0] 编辑

蕲春采茶戏

开放分类:蕲春文化

  中国戏曲艺术宝库里,有一朵绚丽的小花,大别山麓的乡村里生长、开放,散发着那独具的泥土清香,就是鄂东地区颇有影响的蕲春采茶戏。蕲春采茶戏是蕲春人民生长期的生产劳动过程中创造出来的。主要唱腔来源于“茶歌”和“畈腔”。


目录

起源和发展编辑本段


  蕲春县位于湖北东陲,大别南麓,长江中游北岸,东与广济、黄梅、安微宿松县接壤,北界英山、安微安徽太湖两县,西与浠水县毗连,南怀阳新县、黄石市隔江相望,境内有山有畈,故分“山区”、“畈区”,据《蕲州志》记载,早在唐代,蕲春便盛产茶叶,州官每年皆以香茗进献朝廷。山区茶农每逢采茶之季,总爱“对山歌”或男友对歌,或这山采茶人与那坡采茶人对歌。山歌内容多为男友爱情和农村生活中的见闻。唱词来源常是“见山唱山”,“见水唱水”,说张三就唱张三”,“道李四就唱李四”颇具口头即兴创作特点。长期以来,在“采茶对山歌”的活动中,逐渐形成许多特有的唱腔曲调,人们称它为”蕲春采茶调。在畈区,老百姓则有这样的传统:每逢插秧委节,农民总要专门请人在田岸上为插者唱歌。所请者为四人,一人主唱兼击鼓,其余三人随鼓锣伴奏。主唱者先唱四句吉祥词语开头,称为“开秧门”;接着便是唱山歌(这种山歌的曲调有别于采茶山歌),由主唱者领唱,敲锣者及插身的乡亲们担任“帮腔”。若遇两姓家族或两个垸子的人在一畈上插秧,便会出现“对山歌”的热闹场面。用于以上活动中的唱腔曲调,老百姓称它为“蕲春畈腔”。由于插秧委节时间长,而所唱内容及歌词又不能天天照旧重复,歌者便引来民间说唱本和戏文中的唱词片段,借以更新歌唱内,于是畈腔便不自觉地进入戏曲领域。随着生活内容的丰富和文化的发展,采茶调和畈腔逐渐流传开来,人们根据采伐茶调和畈腔进行填词,由一个或两个人按照不同的人称演唱一些生活中的小故事;后来,又由几个或十几个人,按照不同的人称演唱一些生活中的小故事;后来,又由几个或十几个人,按照不同的角色化装后,穿上“服装”,演唱一个情节比较完整的故,把它搬到台上,老百姓称之为“蕲春采伐”或“蕲春采子戏”。或“蕲春采子戏”。由于演唱中常用“帮腔”,帮腔中又多有“喔嗬”之声,因此,人们都称蕲春采茶戏的唱腔为“蕲春喔嗬腔”。

蕲春采茶戏蕲春采茶戏


  清代乾、嘉年间,蕲春采伐盛行乡里。民间每逢节日、庙会、迎亲嫁娶、生日做寿,都爱请戏班唱采茶戏。据蕲春县《文化志》主编钱雁宾讲,他曾在陈诗的故乡檀林河见到一册光绪版的线装书——《?余碎金》(因年久虫蛀,该书封面仅剩“余碎金”三字),书中载有陈诗与蕲春采茶戏的故事。陈诗,清代著名学者,蕲春县檀河人,乾隆年间,任工部虞衡司主事,广有著述。有一年正月十五,檀林河朱、刘河姓族人请来戏班唱采伐。朱姓人说朱家出了个朱元璋,要唱朱元璋的戏;刘姓人说刘家有个汉刘邦,要唱刘邦的戏。观众早已去集戏场,两姓族人却争执不下,互相械斗起来。为了戏早点开锣,他们备酒请陈诗评理。当时陈诗正告老在家闲居,于是应请前往排解纠纷。一番劝解之后,陈诗当即提笔为朱,刘两姓写了副对联,贴在草台两柱上(可惜《?余碎金》一书于十年浩动中焚毁,此对联钱雁宾已记不起来),两姓争斗终休,重归于好,共请红班演唱蕲春采茶戏,一同欢庆新春。


  据《蕲春县文化志》资料记载,被誉为鄂东“滑稽之雄”、湖北民间文学中著名的机智人物代表者、太平天国约士(相发于清朝举人)陈仰瞻《绰号陈细怪),曾为家乡株林河上演蕲春采茯戏赠与对联,并让人贴在戏台两边的柱子上。其上联是“喜看戏台前张二女赶会”,下联是“恐怕家庭里於老四拜年》这类剧目早在咸丰年间就是蕲春采茶戏的常演剧目,还说明上述二剧的剧情在当时巳是家喻户晓,尽人皆知。


  民国年间,国民党当局曾把采戏列为“花鼓淫戏”明令禁演。许多艺人因唱采茶戏被打被抓。然崦,老百姓却非常喜爱采茶戏。至民国十六年,蕲春县张旁榜、檀林河、童畈、高新铺、桐梓河、狮子口、鼓思桥、横车、清水河、漕家河、竹瓦等地,都有采茶戏班。蕲春采茶戏因此广为流行,乡间农民我会哼唱几句喔嗬腔。


  解放后,党和人民政府非常重视采戏这一传统的民间戏曲艺术。1957年,蕲春县文化馆把县内各地的采茶艺人请到县城,又从当时的湖北艺术学院请来王民基等专业音乐工作者,他们共同整理出《方卿拜寿》、《荞麦粑赶生》《白扇记》、《牌环记》、《吐绒记》、《砂子岗》等80多出蕲春采茶戏的传统剧目,记录了蕲春采茶戏的各类唱腔,并称植了一些反映现代生活的新剧目,让采茶戏这一传统艺术为新社会新生活服务,使她焕发出新的艺术光彩。同的,由著名蕲春采茶戏艺人徐德清、彭义宾等人组成蕲春采茶戏剧组,参加黄冈地区代表队赴省会演,他们在汉演出了反映拥军优属的小戏《三换肩》,受到了与会代表发好评。


  1960年,蕲春县黄梅剧团曾挖掘整理蕲春采茶戏传统剧目《楼台会》将喔嗬腔配上民族管弦伴奏,参加湖北省专业剧团教学会演。该戏在汉上演后,一度引起省、地领导和专业音乐工作者的极大兴趣。


  1962年,著名黄梅戏表演艺术家王少舫率安徽省黄梅戏剧团来蕲春演出。他们利用演出间隙,观看了蕲春县建筑工程队业余采茶剧协和演出的(鱼网会母)。观后,王少舫对剧中胡金蓬为母亲扇扇子这一传统表演程式很感兴趣。座谈时,王少舫赞不绝口地说:“胡金蓬替母亲打扇这一表演程式,技巧不多,表演朴实,用在剧中,动作优美,很有生活气息,给人看了感到自然,贴切。从这个戏里,我们扑克到了蕲春采戏传统表演艺人的特地结合起来,是一个很好的启示……”27年后,在湖北省首届黄梅戏艺术节中,安徽省黄梅戏剧协和民演孙怀仁,兴致勃勃地和笔才一起回忆当年在蕲春观看采茶戏的事。她谈笑风生,边“做”边说:当时我看到剧中小姐下楼时,怎么老是双手高举过头,间隔一尺多远,同时屁股翘起,向后一步一步地退着。对这样的‘下楼’,我当时很不理解。后来下乡演出,发现农村用的楼梯都是可以搬动的‘架子梯’,农民下楼时,确实是退着下的。我这才大悟——原来你们蕲春采茶戏橄人的表演都是有生活依据。……”


  1965年,蕲春县黄梅剧团又用喔嗬排演创作居目——现代小戏《凤凰桥》,在青石区上演之后,把它定为赴黄冈地区会演剧目。


  1973年,蕲春县文工图(蕲春县黄梅戏剧团于1966改为文工团,1978年又改为黄梅戏剧团)排演了蕲春采茶戏《金凤山》,并以此参加黄冈地区专业剧团他作剧目调演。1974年,该团还用喔嗬腔移植京剧《平原作战》选场,录音后,在中央广播电台二台的《对台湾同胞广播。”但是,在整体“文化在革命”的十年中,大批的古装对剧目被诬蔑为“封、资、修黑货”而遭到批判和禁演,一大批传统采茶戏的剧本被查抄焚毁,一些演唱过古装采茶戏的艺人也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。蕲春赤东区童畈村采茶艺人童天星,因在田间隔口哼唱几句传统戏唱腔,就被大队革委会的干部批头号了好几天。当时,农村中可谓“‘茶花’凋零,锣鼓匿声”。


  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,党的“百花齐放,推陈出新”的文艺政策又回来了。一时间,业余采茶剧团如雨后春笋般地冒了出来。新演员纷纷出外求师;老艺人有拿出收藏多年的剧本,有的趁自己健在,口授笔传,将“肚子”里的台词、唱腔和盘托出。老艺人徐德清、鼓义宾、黄来顺等一时应接不暇,连广济县梅川镇业余采茶剧团的演员也来拜师学艺。一批又一批蕲春采茶戏新秀涌上舞台,一大批传统剧目又恢复上演了,蕲春采茶伐又兴旺起来。


  自1981年以来,蕲春县张榜、大公、蔡受、蓬花、狮子、官河、上五松、石马、黄厂、清水河、横车、赤东、童畈、金牛洞、高新铺等地,先后都有了业余采茶戏传统剧目重新活跃在舞台上。有些采茶剧团,不仅在节日里为群众演出,而且在农闲时闯县城,跨进县文化馆的大门,登上“大雅之堂”,引肮高歌,舒袖曼舞,甚至还应邀到外县演出。


  1984年,湖北省戏剧工作室光诚、王俊二位老师专程来蕲春为采茶戏录音。翌年,蕲春县文化志办公室派笔才下乡采风调访。1987年,笔者与蕲春县广播站(现为广播电台)文艺编辑童鸣一起,将调方材料及采茶戏的唱腔录音地编制成五个专辑的录音带,在春节期间各地播放。


  奇怪的是,正当电视、电影、流行歌舞等对戏剧猛烈冲击之时,农村中,许多是男女老少却酷爱这土生土长的蕲春采茶戏。烈日下,寒风里,稻场边,土台前,老婆婆,老爷爷,摇蒲扇,提烘笼,睁着眼睛,竖着耳朵,张着嘴巴,看采茶看得是这样的入神,听喔嗬听得那般津津有味。穿着西装的小伙子们却手提以卡录音机,坐在台边专门来录音。姑娘们回到家里,还常常打开录音机,跟着录音带哼上几句喔嗬腔哩!更为人感人的是,一位大学毕业分配在远洋轮上工作的海员,为了录下一盒蕲春采茶戏的唱腔磁带,竟步行三十余里,一连看了三场采茶戏,他告诉演员们,他要把录音带带到远洋轮上,随他飘洋过海,到处播放。这是对乡音的偏爱,是对李时珍故乡民间文化艺术的眷恋,是蕲春采伐戏这各古老质朴的乡土术昧力遗爱于她的子孙后代。


传统剧目编辑本段


  蕲春县采茶戏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,形成了自己的传统剧目。据老艺人徐德清、鼓义宾等人讲,蕲春采茶戏年上演的传统剧目,亦有“三十六大回,七十二小回”之说。


三十六大回


  《牌环记》、《金钗记》、《罗帕记》、《罗裙记》、《白扇记》、《玉带记》、《菜刀记》、《吐绒记》、《槐荫记》、《鸡血记》、《毛洪记》、《乌金记》、(上、下本)、《双赶子》、《双插柳》、《青风岭》、《青龙山》、《白市楼》、《葵花井》、《严月灯》、《清官册》、《血掌印》、《胭脂血》、《秀水桥》(上、下本)、《告经承》(共三本)、《方卿拜寿》、《月墙破境》、《李益卖女》、《窦氏卖身》、《梁祝姻缘》、《荞麦粑赶生》、《李广大过门》、《范易佑打官房》、《储学富告堤霸》。


  以上剧目,有的艺人把“上、下”本算作两回,而把《告经承》三本算作一回;有的艺人则把《告经承》三本算作三回,而把“上、下本”算作一回。总之,两种算法指皆使大戏剧目成为“三十六”之数。


七十二小回


  《游春》、《观灯》、《采桑》、《辞店》、《瞧相》、《辞年》、《拜年》、《吃醋》、《反顺想》、《打瓦》、《上竹山》、《反情》、《单过界岭》、《双过界岭》、《打豆腐》、《打猪草》、《补背褡》、《十不清》、《种麦子》、《钓蛤蟆》、《滚竹儿》、《打哈巴》、《拷春红》、《滚露水》、《云楼会》、《桃花洞》、《逃水荒》、《游苏州》、《送香茶》、《上河洲》、《卖绵纱》、《卖杂货》、《秧大麦》、《争茶园》、《三字经》、《乡荷包》、《染罗裙》、《砂子岗》、《苦媳妇》、《撇芥菜》、《糍粑案》、《臭肉儿》、《龙袍记》、《打花魁》、《站花墙》、《织绫罗》、《螺丝鬏》、《张三打连》、《葛麻写退》、《汪氏劝夫》、《蓝桥汲水》、《机房教子》、《平贵回窑》、《春香闹学》、《十月怀胎》、《细姑劝嫁》、《姑嫂打赌》、《细和尚挖茶》、《张古董借妻》、《海螺墩拣子》、《王瞎子捉奸》、《孙瞎子闹店》、《裴瞎子算命》、《张三下南京》、《叶春发辞院》、《毛子才背凳》、《毛师娘吃醋》、《铁板桥点药》、《二百五过年》、《张德和辞店》、《青龙山玩会》、《张先生讨学俸》、《懒婆娘懒烧锅》。


  以上小戏剧目实际上为76回。超出之数,是误传,是“称值品”,还是后来采茶戏艺人们的“新作”,目前尚不得知。


唱腔编辑本段


  唱腔:蕲春采茶戏的唱腔分男腔和女腔。男女腔又各分〔三眼〕、〔二眼〕、〔对词〕、〔二行〕、〔火工〕、〔嚎啕〕、〔倒板〕、〔四平调〕、〔回魂腔〕以及小调等。


  〔三限〕:4/4拍子,一板三眼。演唱时,速度较缓慢,长于抒情叙事。常用在戏中。


  〔二眼〕:又称〔跨门板〕,2/4拍子,一板一眼。演唱时,速度比三眼稍快。节奏上。第一句第二小节的第一拍都要休止一整拍或半拍。二拍常于叙事。多用在大戏中。


  〔对词〕:蕲春采茶戏中的〔三眼〕、〔二眼〕、统称〔眼腔〕。〔眼腔〕中男女对唱时的一种唱腔形式称为〔对词〕记谱时为2/4拍子,演唱时,速度为中速偏慢。多用于剧中男女双方抒情性或问答性的对唱。


  〔二行〕:有的艺人称它为〔二琴〕。记谱时为2/2或2/4拍子。是剧中人激动诉说时经常采用的唱腔。


  〔火工〕:又名〔快板〕。1/4拍子,有板无眼,有时随剧情唱词内容变化的需要,突转为快速的1/8拍子。常用于剧中人恼怒、惊慌、紧张等情绪时的演唱。


  〔嚎啕〕:前部分为4/4拍子或2/4拍子,后部分为散板形式。多用于剧中人悲伤哭泣时的演唱。


  〔四平调〕:又名〔花鼓腔〕、〔四马回堂〕。记谱为2/4拍子,一板一眼。在剧中常用来描景抒情,表现剧中人愉快、喜悦的心情和欢乐的情绪。


  〔回魂腔〕:又名〔落魂腔〕。2/4拍子,一板一眼。传统剧目中鬼魂出场时唱它。演唱中,锣鼓伴奏时去掉小锣,改用马锣,与大锣、拔一起演奏。


  小调:分两种。一种是小戏中所唱的小调。这种小调的曲名多以戏名来称呼。如小戏《讨学俸》、《打豆腐》、中所唱的调,曲名就叫〔讨学俸〕、〔打豆腐〕;一种是大戏中所唱的小调,如《槐荫记》中仙女们织绢时所唱的《五更鼓儿》,曲名就叫〔五更鼓儿〕。


演唱特点编辑本段


  (一)“真”、“假”嗓音结合。由于蕲春采茶戏唱腔的音域很宽,加之演了历史中有女角男扮的传统,所以演员我运用“真”、“假”嗓结合的方法进行演唱,其效果既然似传统京剧小生的唱法。它在真、假声区的转换和换声点的过渡方面,比京懦小生传统唱法来得自然流畅,且音色的亮度和气质的粗犷都优于京剧小生的传统唱法;但又不及何氏的发声科学,气息充沛,音色优美,透明圆润。可谓优于前而逊于后,其实际音响效果介乎两者之间。


  (二)咬字采用乡音。艺人们(包括其他县艺人)在演唱蕲春采茶戏时,咬字吐字皆采用蕲春乡音,其唱腔曲调与语音调值十分吻合,加上腔中装饰音和上、下滑音的运用,韵味别具一格。听来圆润流畅,质朴亲切,地方风格浓郁,而且通俗易懂。


  (三)帮腔加衬词的演唱形式。[三眼]和[四平调]等腔的首、尾句以及“甩腔”、“迈调”的句末,演唱时出现帮腔形式(早期的帮腔由锣鼓伴奏者担任。后来,在演员较多的戏班里,常由三、五名演员在幕后演唱)。帮腔中常增添“喔嗬”,“呃”、“哎”和“衣哟”之类的衬词。这样的演唱形式,既然突出了“正词”与“衬词”抑扬对比的特点,又形成一唱众和,此起伏的音响效果。


  (四)锣鼓伴奏过门。传统的蕲春采茶戏演唱无管弦伴奏,只用锣鼓过门。这种过门伴奏往往在唱腔的帮腔的帮腔部分进入。这样,便使从人歌唱之声与锣鼓音响相互交织,形成一种由中国民间戏曲音乐特有的“复调”,和独具民族风格的“和声织体”。它既起到了中国戏曲唱腔中赤字门的一般作用,使演员在大段的演唱中得以趁隙换气,稍事休息或做一些表演动作,又以其特别的音响效果烘托着戏曲舞台的表演气氛。


乐队伴奏编辑本段


  传统的蕲春采茶戏乐队由三个组成。一个掌鼓板。用碗口粗的竹畿锯成三寸左可的短筒,上端留着竹节,便是土制的“板鼓”。掌鼓板者械手击牙板,右手执竹签或筷子敲打“板鼓”上的竹节,以作音响指挥;一人“打夹手”。所谓“打夹手”,是指击大锣者同时兼击钹,一人同时操打两种乐器,故称“打夹手”。打夹手的人座前放一张小木桌,桌可边横钉一枚,挂上大锣;再敲击大锣,两手同时捏住另一面钹,用它打击放在圈上的那一面钹;还有一人专打小锣或马锣。演出时,掌鼓板者挨舞台底幕居中而坐,打夹手和打小锣者分坐两边。


  早先,蕲春采茶戏的伴奏不用管弦,后来受京、汉剧的影响,有条件的班子干于“点状元”、“升堂”、“拜堂”等演出场面,也用唢呐、锣鼓一起吹打,以助气氛。解放后,蕲春县黄梅戏剧团在排演蕲春采茶戏时,乐队伴奏加进了笛子、二胡等民族管弦乐器,效果较好。


舞台演出编辑本段


  (一)化妆。据老艺人徐德清]、黄来顺等人讲,上辈条件好的采茶班子,小生,小旦一般用红品桃颜料、胭脂红和香粉化妆。条件差的班子无钱买化妆品,他们多用红纸蘸水,贴在脸上,等到纸上的叛颜色印在脸上后,将纸撕下,就算是“化妆”小丑的化妆是先用粉“打底子”,再用墨分别涂抹,满脸黑白相间。末角、正旦全都用白粉淡抹,只是根据角色的年龄,在眉毛上再稍稍加涂点黑墨或白粉。直到1957年,蕲春县文化馆组织蕲春采茶戏剧组赴黄冈地区及武汉会演,才开始有上专业演员的化妆油彩。到了60年代,蕲春县大部分业余采茶剧团用上了正规的化妆油彩。


  (二)服装。传统的采茶戏班多属“乡班”,经济条件差加上历来演出多由男性扮演女角(这个传统至今犹仿),因此,蕲春采茶戏的演出服装大都比较简陋。民国时期,生角的服装多是身穿兰士林长褂,腰系白布带,足履青布鞋。旦角上身穿兰士林短褂,下身穿红裙,脚上穿乡花布鞋。有是上演的虽然是历史剧目,也可以穿现实生活中的便装上台(如《叶春发辞院》)。后来,受京、汉剧影响,行当逐渐齐全,剧目逐渐丰富,戏酬有所积余,在服装上也有所发展,根据角色地需要,也穿蟒戴盔。


  (三)道具。早期的道具非常简单。舞台上放一张桌子、两把椅子以及剧情所需要的怀碗之类,这就是蕲春采茶戏的常规道具;用一尺半长的树条,缠上一些彩布条,树条上端系上两尺余长的小绳,就算是“马鞭”;刀、枪、剑、戟之类都是用木棍、竹片削制而成。直到解放后,才逐渐改用一些正规的戏曲道具。


  (四)舞台装置。蕲春采茶戏的舞台装置有自己的格式。采茶戏多在乡村演出,舞台常设在山坡、稻场上,或挖平坡地筑成“土台”,或在稻场上用门板之类搭台。舞台要求呈正方形,四角立四根木柱,木柱上端扎松枝,表示“四季平安”。然后在台前的两根木柱上贴上对联,内容多是些吉祥话儿或与戏文相关之辞。再在后面两根柱子上横系一根绳子,扯起底幕。最后在四根立柱上横扎两根长木,搭上正月十五舞龙时包扎龙身用的黄布,作为顶棚。这就是蕲春采茶戏传统的舞台装置。蕲春未通电之间,夜晚演出,倘属富户人家戏东,则可借来汽灯、马灯或玻璃灯笼照明;若遇穷乡僻壤,便用夜壶(男人用的尿壶)灌上桐油或煤油,在壶口上塞一把棉纱或破絮,点燃之后,吊在台前,作为照明“灯光”。


  (五)演出程序与戏乡习俗。蕲春采茶戏有自己的传统演出程序。戏乡亦有本地的习俗。每到一地演出,先是锣鼓齐秦,叫做“打闹台”。闹台中,堂鼓独奏三遍,名曰“三通鼓”,它是催观众到场的信号。观众听见“三通鼓”,知道戏将开演,便纷纷赶往戏场。观众到齐,锣鼓停,打闹台结束。开演前,锣鼓再次齐鸣,台上,饰丑角的演员自幕后出,开始唱“正戏”。戏演到中途,台下突然爆竹喧天(有时还夹着放铳声)。与此同时,村里每家选派一人,每人双手托着木制的“托盘”。托盘朝外的一边披“彩虹”(红稠或红布),朝内的一边放着盛满鱼肉、糕点之类的碗盘,鱼肉、糕点上插着点燃的泥香。捧托盘的人在台下排队依次将托盘送到台上,以表示对戏班的慰劳。台上,演员听到爆竹声,暂停演戏,敲锣打鼓,由小生、小日跪接台下送来礼品。这些,人们称之为“送邀台”。演员接过“邀台”,送入后台,台上接着演出。若演“苦戏”。剧情发展到“苦”处,剧中的“受苦人”或“遇难人”便改唱专用的曲调向台下观众讨钱,人们称之为“讨彩”。这种专用的曲调,艺人们称它为〔讨彩调〕。如《双插柳》演至孙文不认前妻,其子女波男、九女沿街乞讨时,波男、九女便一边哭诉,一边唱着〔讨彩调〕向台下观从讨彩时,观众闻声见状,便向台上抛钱。一地的演出资地要结束,必须遵照乡风,由戏班表演“圆台”仪式—让一名演员扮作太白金星,一手持去帚,一手托木盘,盘中混放茶叶、炒米(称作“花米”)。太白金星在锣鼓伴奏中舞动去帚,分别走过舞台的四角,边舞边撒花米。上述表演,人们称之为“踩四方”与此同时,邀请戏班来村唱戏的承头人,站在台前,燃响鞭炮。鞭炮声、锣鼓声配合着演员“踩四方”的表演,既蕴含“驱赶邪气,祈保平安”之意,又告诉人们,此地的演出已经圆结束。


青阳腔编辑本段


  从上文及手边的音响资料、谱例来看,蕲春采茶戏的主要唱腔虽有别于黄梅采茶戏,但它很可能与黄梅戏有着潜在的渊源。具体表现在:


  (一)蕲春采茶戏的起源说近似黄梅戏的起源说。


  (二)蕲春采茶戏的传统剧目“大戏三十六回,小戏七十二回”之称,与黄梅戏传统剧目“三十六大本,七十二小出”之谓完全相同,且两者的剧目名称和内容大同小异。


  (三)蕲春采茶戏的唱腔除〔三眼〕、〔二眼〕的腔名与黄梅戏不同之外,其余的唱腔如〔二行〕、〔火工〕、〔对词〕(黄梅戏有〔对板〕、〔嚎啕〕(黄梅戏有〔哭板〕)、〔四平调〕又名〔四马回堂〕、〔花鼓腔〕,黄梅戏亦有〔花鼓腔〕之谓)、〔回魂腔〕(黄梅戏有〔阴司腔〕,又称〔还魂腔〕)以及以戏名命名的小调等,在腔名或音乐结构上皆与黄梅戏相同或类似,而且各腔之功能和表现作用诸多相同。即使是〔三眼〕,记谱也是4/4拍子,其男、女腔的调式亦与黄梅戏男、女〔平词〕的调式相同。只是二者旋律在旋法上各异。其“甩腔”、”迈调”更与黄梅戏唱腔中的“行腔”“迈腔”的意义和作用相同。


  (四)蕲春采茶戏的帮腔演唱形式腔中添加衬词,以及锣鼓伴奏过门等方面,与早期的黄梅戏完全相同。


  (五)在舞台装置、化妆、服装、道具等方面的历史传统几乎一样。

附件列表


0

词条内容仅供参考,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
(尤其在法律、医学等领域),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。

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,请 编辑

上一篇 蕲春一中    下一篇 蕲春芡实

标签

暂无标签

同义词

暂无同义词